3歲的樂樂生平第一次開刀----右側疝氣。

前一陣子樂樂感冒較嚴重,一直咳嗽,可能是因為咳嗽的關係所以腸子掉下來,在樂樂右側靠近鼠蹊部的地方感覺有高起來一些,左側就比較低,這是幫樂樂換睡前尿布的時候發現的,當時爸爸媽媽也不確定那是不是就是疝氣。後來晚上去萬芳醫院看感冒時順便問醫生,醫生說是疝氣要開刀。星期六去看鼻子過敏的時候也順便去看小兒外科醫生,醫生也說確定是疝氣且要開刀。下週二我們又特地去看熟悉的台大小兒外科賴鴻緒醫生的診,再次確定是疝氣要開刀。3個醫生都認為要開刀所以就開刀。因為樂樂還有包莖的問題,這次開疝氣,賴醫生說就順便一起開包莖,但是賴醫生說包莖的手術會非常痛,會痛4天,每次上廁所和換藥都會痛。爸爸和媽媽很猶豫,因為樂樂非常怕痛,兩個手術一起開,加上醫生告知包莖手術非常痛,我們怕樂樂會受不了,所以開刀前再次和醫生討論後醫生認為疝氣有一定的危險性,且樂樂的疝氣位置也比較高,3 歲的小孩又會蹦蹦跳跳,醫生不建議延後開刀,但是包莖手術可等樂樂大一些時再開,所以疝氣的手術就先開。
  
樂樂11/17 住院,11/18 開刀,11/19 出院。
 
因為爸爸今年可請的假只剩下3天,所以要用在關鍵時刻,11/17住院那天就請爺爺陪我們去醫院辦手續的,然後請奶奶幫忙照顧萱萱,阿嬤、阿姨和舅舅去土耳其11/17當天才回國。11/18整天 &11/19下午 爸爸請假在家幫忙照顧萱萱和樂樂。
 
住院那天樂樂看到醫院的病床心理害怕和不安全感,完全不肯躺在病床上去甚至也不肯坐在床上,明明樂樂很累了,媽媽要樂樂躺在床上睡一下覺,但是樂樂就是不肯躺在上面休息。後來媽媽和樂樂去地下室買麥當勞回病房找爺爺,是騙樂樂說要吃麥當勞,要他人坐在病床上,然後食物放在椅子上,這樣他才拿的倒薯條吃,最後才終於肯坐到床上,但是還是要側坐,腳腳還是不肯放在床上,要穿著鞋子懸在床旁邊。
  
下午4點多護士說要打軟針,本來希望晚上爸爸到醫院的時候爸爸再陪媽媽和樂樂一起去打,但是護士說打軟針的小姐5點就下班了,所以沒有辦法等晚上打,所以媽媽只好硬著頭皮帶樂樂去診療室。
樂樂當然不肯躺在病床上給醫生打,媽媽只好抱著樂樂讓醫生打,可能是因為小朋友的血管本來就較細不好打,然後樂樂不是躺著打的,所以手不好固定,加上樂樂又哭要鬧,可想而知沒有一次成功。第 一次是一個男醫生打的應該是實習的醫生,第二次打的是坐在旁邊看的一個女醫生,她可能就是護士說的那個負責打軟針的小姐。在她還沒有打第二針之前,可能企圖挽回前一個醫生打的,所以她沒有直接把針抽出來,反而是把針在樂樂手背上又戳又扭的,弄了半天後還是不行,才抽出來重打第二針。但是她還是沒有打好,然後又眼睜睜看著她又開始在樂樂手背上又戳又扭真的很想罵人,我之前開刀時也打過軟針,真的很痛,大人都覺得痛了,更何況是耐痛力沒有大人好的3歲小孩呢????
  
看到醫生沒打好又不把針抽出來,用軟針在樂樂手背上又扭又戳,戳半天痛死人後最後還是不行又拔出來重打,既然沒有打好就拔出來重打,軟針在手背上又戳又扭的比重ㄞㄧ針還痛啊,真不知道這些醫生是不知道病人會痛嗎????   真的很想罵人,但是樂樂在人家手上,若遇到不好沒有辦法接受的醫生,最後吃虧倒楣的還是樂樂,所以媽媽只好忍住沒有罵出口。第3針是硬壓著樂樂躺下才打成功的。這3針打的樂樂又怕又痛,樂樂哭的很悽慘,連在病房靠在椅子上睡著的爺爺聽到治療室樂樂悽慘的哭聲都醒來了!
  
到了晚上爸爸下班回家幫樂樂拿便盆還有一些沒有帶到的東西,然後來醫院陪一下樂樂,因為奶奶還在家裡帶萱萱,所以不能待太久,爸爸和爺爺要回家的時候,樂樂也吵著哭著要回家,不肯趟在床上,也哭著吵著要回家不要待在醫院,哭到隔壁病床小朋友的爺爺都說,若是不行的話,可以向護士請假回家。當然不能讓樂樂回家啦!
  
或許是因為大家都回家了只剩下媽媽留下來陪樂樂,沒有希望回家了,加上整天都沒有睡覺真的很累了,後來媽媽抱著陪樂樂睡在病床上,樂樂最後才肯接受而睡著了。
  
11/18手術當天,早上從上點滴到進手術室,沒有一個環節沒有哭鬧,到手術室中更是。醫護人員讓爸爸抱著樂樂進手術室,從開始打麻藥樂樂就怕,打了麻葯後,醫生在觀察的時候,樂樂根本不肯睡,後來發覺是漏針,所以用呼吸的方式麻醉,當面罩要開始罩上去的時候,樂樂又開始哭,一直要掙脫,但也許是因為他知道根本沒用,所以雖然哭、雖然努力掙扎,絲毫無法敵擋大人們的行動,不到一分鐘就睡著了,(相信在過程中樂樂心裡會感覺非常的無助、恐懼)。
爸爸後來被請出手術室接著就是開刀,手術進行的很順利,爸爸和媽媽帶萱萱去買早餐,才回到等候區(爸爸那時上去病房幫爺爺拿報紙),爺爺就打電話來說樂樂出開刀房了,進了恢復室。但是在恢復室中樂樂大哭而且手揮來揮去,麻藥已經開始退了但是樂樂還沒有完全醒過來。因為麻藥已經退了開刀的地方開始痛了,加上沒意識前進手術房的經驗可能不好,所以強烈掙扎。還好媽媽到恢復室陪樂樂,護士阿姨讓媽媽抱著樂樂一直拍著安慰樂樂,護士再幫樂樂打個止痛藥,樂樂才又平靜下來睡覺,睡了大約一個小時左右,護士就讓媽媽抱著樂樂做在輪椅上推著回病房了。
  
這次開刀對樂樂說有很多新的經驗(都是恐怖經驗),像是要在醫院過夜睡醫院的床,手上要打軟針 (總共打了4次,第4次是在開刀房打的,因為漏針所以必須重打,這針應該是樂樂麻藥睡著後才打的,但是前3針打的樂樂又怕又痛讓樂樂哭的很悽慘),還有進手術室被強迫躺在手術台上,看到手術室裡的大陣仗一堆陌生人和一堆不知道是做甚麼用的大儀器,還被麻醉師強打了一針麻醉最後沒有用,又強用面罩麻醉,這些對樂樂來說都是恐怖的新經驗。
  
 
開完刀的那天,樂樂可能身體不太舒服,心情也不太好,東西都不想吃,好不容易想吃東西吃了一口就翻胃吐了一些咖啡色怪怪的東西出來([禁食前好像也沒有吃什麼怪東西啊?!),護士說那就要再等一個小時再吃東西。
一個小時過了樂樂還是不想吃,可能還是不太舒服,晚上9點多吃了幾口麵線,到10點快11點時才吃的比較好一些。
 
護士說:因為他比較大了,比較懂事情了,所以他的反應會比小baby大很多,感覺也會比小baby敏銳,再加上他本身就很怕痛,所以我看這一、兩天他還有得受的。
  
樂樂對於新環境,新經驗的事情都不太能接受,甚至有一次便利商店的養樂多賣完了,買比菲多的養樂多給他
都不願意嚐試,所以這次開刀有很多新的恐怖經驗)。希望這些經驗,不管對樂樂而言是好的還是不好的印象,希望對樂樂將來接受新事物適應新環境上都能學習多點勇氣。
 
樂樂隔天出院回家了~
 
原來以為樂樂回家後應該會怕痛的賴在我身上的,因為樂樂開完刀那天連動都不肯動,動一下就好像扯到傷口會痛,但是回到家那天樂樂就好像忘記有傷口,只是還是不願意洗手(因為拆針後手上有貼紗布和膠布,樂樂怕洗手會用到所以不願意洗手),昨天晚上聽到說要洗澡也開始擔心,爸爸說只是洗頭和洗屁屁傷口不會用到水,樂樂還是擔心的一直盯囑爸爸要小心不要碰到傷口。
  
 
樂樂住院這3天爺爺都來醫院幫忙,奶奶也幫忙在家照顧萱萱,星期二讓奶奶照顧萱萱到很晚,結果奶奶身體有些不舒服,隔天還要早起到我們家跟爸爸接替照顧萱萱也因為這樣害奶奶前一個晚上沒有睡好~
阿嬤也是11/18一早就到醫院陪樂樂開刀,不顧自己還有時差和旅遊的疲累還在醫院待到下午才回家補眠。大阿姨和舅舅也都放棄休息跑來醫院看樂樂,小阿姨也跑了兩趟來看樂樂,還買了好吃的雞腿便當給樂樂吃。大姑姑還抽空來看樂樂、小姑姑和姑丈也放下德德和柔柔來醫院看樂樂,還特地送給樂樂一部會震動的小卡車,樂樂很喜歡。大伯母本來晚上也要趕來醫院看樂樂,但是因為時間太晚了,怕大伯母回家要10點太晚了,所以爸爸勸退大伯母回家。週六幫爺爺慶生時大伯和大伯母也特地帶來那天原本要送給樂樂的小車車和2大罐果汁,喝的樂樂很樂了。真的感謝各位家人的支持和付出。
 
感謝上帝很有恩典,保守他一切平安!雖然只是小手術,但是知道每個平安的背後,可能都藏著許多上帝的保守與看顧!
感謝主,出院回到家後跟在醫院的這兩天真是有天壤之別,感謝大家的代禱讓樂樂心理身體都復原快速!
 
這次樂樂住院,爸爸的心得是我們應該學習看高點、看全面,上帝已經很有恩典了,這些痛苦都是樂樂自己必須經過的,我們只能在旁邊陪著,我們應該只在他真需要幫助的時候幫他一下,我們是不是太寵他了,太替他想了,沒有讓他自己學習獨立些、剛強些。上述似乎都是我們應該做的,只是,現在離上述的狀況,做的不太好,距離似乎有點遙遠............求上帝憐憫、繼續教導!
 

Lillian062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